高冷形象永不崩塌

文章芜鄙,词不达意,妄博君一笑。

长安不问同人(戚景)

  戚世钦自京城回到山林中,一入山口便扯了嗓门大喊:“景吾!我回来了!”
  林深木幽,整片山林只回荡着他满含激动的声音。
  话音才落,戚世钦便迫不及待地往四周看去,想要快快寻到那人的气息。
  翠竹欲滴,寂木静林,密丛掩映间却并未出现他心心念念了好几月的那抹挺直身影。
  叹了口气,心道这人果真是绝情得很,连这点路也不愿走来见他一见。戚世钦扯了扯马绳,牵着他的好马继续向前走。
  循着记忆的指导转了几个弯,忽有一人闯入眼帘。
  那人端正而立,着一袭简朴的青灰长衫,略宽的袖口分别以两条墨绿细绳系在臂上,青丝随意地固定在脑后,面色冷然,额上却布着细汗,一把长剑被他握在手中。
  忽地剑光一闪,那把利剑竟指在了戚世钦的鼻尖处:“和你说了多少遍,林间切忌大喊大叫。”
  戚世钦见状,嘿嘿一笑,放了马绳,朝着景吾的方向迈了几步,逼得他节节后退。
  “你干什么!”景吾皱眉,放下了剑,“不要命了吗!”
  “你看,你这不是挺关心我的吗?”
  “无赖!”景吾瞪住他,憋出来一句:“你做什么还要到这儿来,回你的京城享你的美人去!”
  戚世钦:“此言差矣!”
  景吾冷哼,转头不再看他。
  戚世钦则继续无赖:“要美人,何必舍近求远,我眼下不正有一位吗?”
“你!”景吾恼羞成怒,剑锋一转又指向面前这个无赖,利落地划过他的发丝,停在了胸口处。
  不料此时戚世钦又向前了一步,剑口陷入他的胸口,渗出些鲜红来。
  “嘶——”戚世钦痛苦地弯了腰,捂住胸口。
  景吾急了,匆匆收剑,走近扶住戚世钦的肩:“你没事吧,我…我…”
  景吾咬住下唇,无限自责之际,却见戚世钦从胸口摸出一把朱红的果子,痛心疾首地捶腿:“没有好果子吃了!”
  “……”景吾怒气值爆棚,“我看你是真的没好果子吃了!”
  一顿胖揍之后,戚世钦:卒。
  戚世钦的好马在边上弯下脖子,舔了一口糊了的果子。

评论(4)

热度(5)